等待武汉解封的滞留者:不要用另类眼光看武汉人


对此,特朗普通过责备前任政府来作回应,说前任给他留下了一个“破旧的系统”,该系统已经“过时”,并保证政府将有能力对“数百万”美国人进行新冠病毒检测。

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在11月已经有了群体病例。我们正试图更好地研究病毒的起源。

据介绍,有十多位州长对总统表示了赞扬或感谢,不过,即使是对总统的努力表示“一百万个感谢”的西弗吉尼亚州州长吉姆·贾斯蒂斯(JimJustice))也指出,他的州“正处于一场完全灾难的边缘”。 贾斯蒂斯称,该州一所疗养院内感染者激增,但医护人员不足,也没有所需的物资。特朗普则回答道,政府正在为他的援助请求而努力。

3月26日,特朗普在白宫通报新冠疫情情况(图源:美联社)

我不这么想。我们及时地与科学同事分享了这些信息,但这涉及到公共卫生,我们必须等待政策制定者公开宣布。你不想让公众恐慌,对吧?任何国家都没有人能预料到这种病毒会引起大流行。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非流感大流行。

问:但当中国恢复正常后,会发生什么呢?你认为已经有足够多的人受到感染,从而可以实现群体免疫,将病毒拒之门外吗?

美国《科学》杂志当地时间3月27日刊登了其对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的采访。《科学》杂志(Science)是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一份学术期刊,为全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。

你必须有理解和共识。为此,你需要非常强有力的地方和国家领导。你需要一个管理人和协调员与公众密切合作。管理者需要知道谁是密切接触者,谁是疑似病例。社区的管理者必须非常警惕。他们是关键。

感染者必须隔离。任何地方都应该这样做。你能控制新冠病毒的唯一方法就是移除感染源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建造了方舱医院,把体育馆变成了医院。

问:其他国家犯了什么错?